《诊疗问题学生,探寻智慧教育》

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19-10-31

我的案头总放着几本书,偶有闲暇,就拿来翻阅。其中,王晓春老师的《问题学生诊疗手册》和《给教师一件新武器——教育诊疗》,我犹为青睐。

结识这两本好书,缘于学校的共读活动。细细品读,王老师的作品中写满了教育智慧。正如王老师所言:现代教育者应该拥有科学精神和科学态度,教育方法应该更加科学系统。回想自己担任班主任多年来,教育学生的思路不过: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约之以法。这些方法对大部分同学来说,能起到一定的作用,但教育形式日新月异,如今面对班里日益增多的问题生,我不禁开始有一筹莫展之感。

王晓春老师提出:教师应向医生学习,对待问题学生要进行“教育诊疗”,因人施教,对症下“药”。这一观点,让我深受启发。深入研读,学习借鉴,再次面对班里让我焦头烂额的孩子,我也开始尝试用书中的思路去解决,竟有不少收获。

一、 稳住事态  冷静处理

小江同学是我班典型的问题生,新学期他从外校刚转来,没有家长的陪伴,一个人阔步走进教室。之后,他的“不凡”表现,一一显露:上课常常睡着,当我叫他起来回答问题时,即使驴唇不对马嘴,他也能口若悬河,侃侃而谈;字迹潦草,几乎从来不交家庭作业;高兴时对同学也算彬彬有礼,突然发起脾气就会暴跳如雷。

有一次,他和张缤同学同时进教室,张缤不小心将他碰到门边,他就在教室里大发雷霆。待我赶到时,只见他满脸涨红,手持一支圆珠笔扬言要把张缤的眼晴戳瞎。可能对身材高大的张缤有所忌惮,他没有付出实际行动,但那歇斯底里的样子,足以让我心里打颤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一次实践课中,班长来向我报告,小江在课上公然顶撞实践老师。

想到他来到班里短短一个月各种恶劣影响,我怒火中烧,看到小江,我刚想开口训斥以泄愤怒,不经意间瞥见了桌子上的《问题学生诊疗手册》,想起王老师曾在书中谈到:问题生出了问题之后,教师的第一反应太重要了,很多老师遇到问题生出问题的时候,总是急于告诉他们:“你这样做是错误的,是不应该的。”经验告诉我们,这类教育基本属于废话。面对问题,我们应该多问几个“为什么”,不知道原因,怎么能知道对策?

我意识到面对这个孩子,不能莽撞行事。于是我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,对他说:“看样子你挺生气,能不能跟我讲一讲今天的事?”

这时,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,接下来马上是午餐时间。只见小江他的脸涨得更红:“我现在不想讲。”然后嘴唇紧抿,眼睛圆睁,仿佛要喷出火来。从教多年,第一次目暏一个孩子想要对做为老师的我发怒,心想:还是先稳住事态要紧。于是便说:“你饿了是吗?那好,咱们先吃饭吧。”

来到餐厅后,我发现他拿起勺子,风卷残云般将餐盘中的饭一扫而尽。之后举手向分餐阿姨又要了一份。想起他常常会出现这种狼吞虎咽的吃相,我的心头顿时布满疑云。

午饭后,我把小江带到一个安静的角落,我没有提课堂上发生的事,而是转换了话题:“看你中午吃饭时好像很饿的样子,早上没吃饭吗?”

他说:“我的早餐只有牛奶泡麦片......所以......”

“妈妈早上不做饭吗?”

“不做。”他顿了顿突然跟我说:“ 其实妈妈,是阿姨,不是我亲妈妈。”

于是,从小江的描述中,我知道了他在一年级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,母亲带了他一段时间,后来觉得无力抚养,又把他送到父亲家。之后,母子没有再见面。爸爸再娶,继母又生了一个男孩,父亲因为工作原因长年出差在外,他平时就与继母在家。继母平时工作很忙,没有太有时间照顾他。

听完他的讲述,我的心情无法平静,感慨于他的身世凄凉,也让我陷入思考:这个孩子的情绪如此反复无常,是不是因为家庭变故,出现了心理方面的问题?当我把自己的想法,与学校的心理老师徐老师交流后,徐老师赞同我的看法,并且表示愿意配合我,一起进行对小江同学的研究。

二、建立心灵档案,寻找根源

“教育诊疗”即先要弄清问题生的问题所在,然后对症下药,那么小江的症结是因为家庭变故吗?依据书中的介绍,我们决定为小江建立心灵档案,寻找问题所在。

王老师在书中介绍了多种心理检测方法,我们决定选用“早期记忆”和“五项图”两项对小江进行检测。

1.“早期记忆”中寻迹象

“早期记忆”是一个人回忆起来的最初记忆,对了解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

小江的早期记忆是这样的:“妈妈把我送到爸爸家后,我就再也没见到她。有一次在学校里,一个同学抽走了我的椅子,我坐在了地上。我非常生气,心想一定要扫仇。我出手打了那个同学。老师找来我爸爸,回家后,爸爸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,我很害怕。”

我和徐老师分析:在小江的早期记忆里,是这样一件不愉快的事情,而且是在父母离异的背景下,这本身就带有创伤的痛楚。在他记忆中的事件里,他认为是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在先。从日常表现来看,这个孩子容易把别人的行为朝坏的方向去想。或许他与他人相处的暴躁反应,是一种自我保护性的行为。

2.“五项图”中见端倪

“五项图”是让学生把一棵果树,一座房子,一本书,自己还有另一个人画在一幅画中。每一样事物,都有着象征意义。

小江画的五项图中,房子非常小,没有门和窗,书倒是挺大,封面画得很精致,类似打斗的画面。他把自己画成了一个枪手,躲在树后,而另外一个人,他说是爸爸,站在不远外,与他面对面,也拿着一把枪。另外,他还画了鳄鱼,蜥蜴,还有坦克之类的兵器。

从没有门窗又很小的房子,我们判断,这个孩子内心是比较封闭,这与他在班上没有什么朋友的情况也很吻合。他把自己和爸爸都画成了枪手,而且画面中其它事物,也大多带有攻击性。结合早期记忆,我们初步判断小江的父亲在家庭教育中,对待他的方法应该也是十分简单粗暴,这也对他的性格形成了不良的影响。

结合平时观察与心理检测后,我们进行了初步的假设,这一推测是否可靠,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。

3.约谈家人,进一步诊断

我决定约见小江的父亲。当他父亲出现在办公室时,“正好”小江来送作业本,见到父亲时,小江的脸马上变了颜色。没待父亲说什么,小江眼眶里的泪花浮现,眼神里充满了恐惧。小江这一反应,恰好证实了我的猜想。我跟小江说,老师只是找爸爸聊一聊,不用紧张。小江这才怯怯地离开了。

没等我询问,小江父亲主动问道:“是不是他又犯什么错误了?老师,真是对不起。”

我问小江在原来学校的表现。他父亲沉吟片刻回答,跟同学关系不好,还顶撞老师。

我问他,以往出现这些状况时,怎么处理?

他说,每次回家狠狠地揍他一顿。并补充道,这孩子,太丢人了。

我再问他,孩子在家表现如何?

他说:“也奇怪了,他在家从来不顶嘴,特别听话,我们不问他话时,他也不怎么跟我们交谈,喜欢自己呆在屋里看书。”

于是,我反问:“你觉得一个十一岁的孩子,不和家长顶嘴,不主动与家人交流,这样的状况,正常吗?”
小江父亲怔住了。

当我问他是否知道小江看什么书时,他是一脸茫然。我问平均多长时间会带孩子出去玩,他说不记得了。我再问他,孩子最近一次跟你倾诉烦恼是什么时候?他更是无言以对。

渐渐地,小江父亲面露愧色:“老师, 我知道自己对他关心太少。”

没错,就是这样一个在家庭中被压抑的孩子,缺少关爱,缺乏沟通,家庭之外他也没有伙伴、朋友。于是,小江情绪就累积成了火山,在家庭中一直被压制无处发泄,在学校一点小事就会点燃他的情绪,他就要暴发,并且歇斯底里。

三、开具“处方”  跟踪引导

王晓春老师说,教育的处方,常常需要同时开三张。一张是应对学生的,一张是应对家长的,一张是给教师自己的。这才是综合治疗。

小江的问题与家庭教育存在着很大的关系,他的情绪问题还需长期的疏导,经过与徐老师探讨,我准备采取以下几点做法:

1.对于小江,先教给他一些释放情绪的方法,如深呼吸,运动等。定期与他谈话聊天,对他进行心理疏导,跟他约定,万一哪天真的情绪很坏,可以来求助我。

2.诚恳地与小江的父亲交流,使小江父亲认识到良好家庭教育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,希望他能与孩子多沟通,多带孩子走出家门,多接触大自然;引导孩子参与有益的、放松身心的课外活动;当小江犯错时,避免使用暴力。

3.关于我自己,对待小江的问题多克制,对他多关怀,少批评。也与各学科教师沟通,把小江的情况介绍给大家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冲突。尽自己所能,帮助他进行心理疏导,带他做沙盘,音乐治疗等。平时在班里,有意识地让其他同学就一个问题展开讨论,大家畅所欲言,各抒己见。目的是让小江学会多个角度去看问题,想事情,引导班里的其他同学给予他关心与帮助,纠正他认识上的偏差。

与小江父亲的谈话还算成功,他说,很感谢老师对孩子的关注,自己以后尽量改变教育方法,多与孩子交流沟通。我也十分真诚地向他表示,很愿意帮助小江,现在需要家校联手,共同探讨出利于孩子成长的教育方法。

王晓春老师在书中写道:采取措施后,要密切注意学生的动态,观察治疗效果,以便随时调整自己的思路。

之后,我常常借机找小江帮忙,让他帮我拿作业本之类,与他多聊几句。正常状态下,他是个非常机灵,健谈幽默的孩子。语文课堂上如果认真听讲,回答问题,真是妙语连珠。我借机表扬他,激励他。

一次聊天中,他无意说起父母回来晚时,他就上网打游戏消磨时间。之前,我就已猜测他受到来自网络的负面影响。于是,我带他去学校的图书室,为他推荐几本好书:“老师发现你挺爱看书,以后可以经常来。”后来,他常常跟我聊起书中的内容,每当这时,我就做他忠实的听众,并推荐他在班里的读书会上交流感想。他的读书热情更加高涨了。

我从内心感觉到,像小江这种家庭教育缺失的孩子,在校期间来自教师的关注尤为重要。做为班主任老师, 我应该带动全班同学,通过乐观和善的一面去带动他,用细心关爱去打动他,让他重新感受来自集体的温暖,找到爱的归属。

有一次,曾与他有过矛盾的张缤同学过生日,张缤妈妈送来一个大蛋糕,全班同学为张缤庆生,张缤兴高采烈地为每位同学送去一块蛋糕。我发现小江自己坐在角落里,一脸落寞。我问他:“你怎么不过去吃蛋糕?” 他摇摇头,说:“张缤不会给我的。”这时张缤端着一块蛋糕走了过来,十分热情地递给他。我说:“你瞧,有时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他愣了一下,然后羞赧地笑了。

渐渐地,小江情绪控制上有所好转,尽管有时还会和同学闹不愉快,但顶撞老师的事再也没有发生。如今,小江已经小学毕业,但我常常还会想起他,想起他的故事,我就心生许多感慨。对于教育工作中的难题,对于班里让人头疼的问题学生,集思广益,深入研究,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。

感谢王晓春老师,把教育的智慧通过好书传递给我,让我受到智慧的启迪,让我在遇到问题生时,学会换个角度思考,尝试多种方法,不再茫然无措。也让我更加明白,做为教师,成长之路上,阅读不止,学无止境,方是智慧之举。

文章关键字: 小江 问题 老师 孩子 同学

网站地图